早在領養Una的的時候,就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
這同時也是當初不太願意領養的原因; 不是自己沒能力沒愛心去幫助那些可憐的動物,而是不想再次面對生離死別

當初送養喵喵的時候,也是萬般不捨,可是面對眾多的家當需要打包,加上家裡後來發生一些事情,即使是生離,卻也慶幸他找到一戶更好、更有愛心的人家願意照顧他,所以並沒有太多的哀傷,畢竟他可以過更好的生活,我們有什麼好難過?

上禮拜中,Una就開始食慾不振,不過面對我們還是很會撒嬌,常常身子一轉、四腳朝天的要人摸她肚子,就像我MSN的圖片一樣。直到發現她已經好幾天沒解便了,才驚覺事情不對,今天一大早有門診,馬上送醫觀察。 醫生摸了摸肚子,當場知道是腎臟出了問題。 這問題其實早在之前醫生就已經提醒過,許多純種貓或混到純種貓的都有可能會發生,病名是-多囊性腎炎,為遺傳性疾病,目前尚無藥物可根治,沒有發病的誘因,也不知道可存活多久。  即使醫生已經提醒過,但尚未發生的問題,誰也不願意杞人憂天,日子過的好好的,為什麼要想著離別的痛苦?   

既然是無藥可醫的病,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居家照顧--這三天先在家打點滴,三天後再驗一次血,如果情況仍不樂觀,就得有心理準備了。

我知道,該來的總是會來,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,領養她不過是一年多的時間,兩人都還常想像寶寶跟她玩在一起的畫面,如今卻要先面對死別的問題。  我常覺得,死亡所帶來的離別是短暫的,如果可以選擇,我也不願意拖累我親愛的人(不過安樂死目前在台灣並不合法,所以我也沒得選),  死亡前的病痛折磨,往往才是地獄的煉火,折磨著奄奄一息的人,也折磨著照顧他的人。 即使自己坦然面對自己的生死問題,可是面對至親的人事,很多話問不出口,很多決定也下不了; 也許他痛苦萬分,但要同意安樂死,這個頭還點不下去;也許他求生意志強烈,還有新生的機會,只是人類不願意他痛苦,所以下達安樂死的快活令。究竟孰是孰非,我也好希望他們也可以算命,告訴我這個未知的答案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nnik 的頭像
yannik

亞尼克的小世界

yann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