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再次驗血後,數值總算有降下來

不過晚上卻發生很奇妙的事

約晚上8點多,看起來奄奄一息的貓,卻好像想起什麼未完成的事一樣,快跑衝出她的貓窩,接著又來回在屋子裡小跑數圈,看起來有點像尿急要衝去廁所的樣子,但跑來跑去就是沒去廁所。接著開始喵嗚朝著天花板幾聲,又繼續跑;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忘了廁所在哪? 因為那個樣子真的很像尿急.......

地上跑熟後,她開始想跳了。 請記得:病貓已經將近一個禮拜都是癱在籠子裡,無精打采過一天算一天的樣子。她一下子跳到客廳的茶几上,一下子又想跳到桌上,甚至還想透過貓籠跳到陽台上;突然郭先生下班回來,門一打開她馬上衝了出去,當然也馬上被活捉。 

異常興奮的樣子,比正常的時候還更有精神,不過過於有體力的表現,看起來倒比較像嗑藥或被附身(被另一隻小小貓附身?)

相較於我大驚小怪的樣子,郭先生倒是老神在在,我聲音提高八度,又提高八度地問他:你不覺得奇怪嗎?

他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答案,還反問我:你真的不知道嗎? 跟我們最近做的事有關呀~~

天呀~這是什麼諜對諜的遊戲~  

他以一副仙人的口吻,緩緩的說:我們星期一不是寫e-mail請Harry和Ilona( 我公婆)幫Una做Reiki(類似氣功的一種醫療,台灣翻做「靈氣」)嗎?

啊~Reiki!?  可是真的是因為這個關係嗎? Una異常好動的樣子,在我眼裡完全是嗑藥的反應,或是迴光反照... 

看了一下e-mail,公婆果然已經遠在千里之外,施展他們神奇的Reiki功夫。據說Reiki也有類似「隔山打虎」的功效,不過這次隔的可是好幾千公里,外加世界屋脊、世界第一高峰,而且打的是貓不是虎。(PS公婆回信,表示他們已經做了Reiki,不過還需要Una的照片和我們家的地址)

姑且不論原因,依她一副吃錯藥的模樣,加上醫生已經下班了,沒人可徵詢,所以昨晚沒再幫她打點滴了,除非孕婦想被咬....

今天早上,她奔跑依舊,不過應該是體力不支,所以早早上床(籠子)睡覺
跟醫生通過電話後,醫生也大感驚訝,直問我1.家裡有沒有點精油?(對一個沒嗅覺的人來說,點精油很浪費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有沒有刺激她?(老天有眼,看她病成這樣,好好呵護都來不急)

最後醫生也無奈又困惑的說:那我點滴裡也沒摻興奮劑呀........

所以,
還有人可以幫我解答嗎?.....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nnik 的頭像
yannik

亞尼克的小世界

yann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