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中,開始這份工作. 學生都是在台灣工作的日本人. 所以上課時間為一般人上班前及下班後. 

目前有兩個學生, 一個認真(I先生), 一個"隨性"(M先生). 認真的學生不但學習能力強, 自我要求高, 在下班後甚至還會預習下一課的進度, 預先寫好課本上的作業希望你訂正. 隨性的學生, 由於應酬多, 每天都喝到醉茫茫(註一), 這種情況只能期望他記得50%的內容就很好了. 上I先生的課, 總要多做準備, 不管在課程進度或教具準備上都得多花點心思; 跟M先生上課, 進度不能太快, 還得馬上回答他提出的問題. 兩者困難點不同, 對我都是很好的挑戰.

前些日子, 公司通知我有一個新的學生, 且對學生的狀況"著墨"不少, 包括他已經把一個老師換掉了. 準備接case的我, 也有點緊張. 不過想想-這工作本來就不用討好任何人, 我盡力, 如果學生覺得不和,  那我也沒輒. 不搭嘎的雙方, 最好也不要多花時間在磨和上.  面對"有禮貌"的日本人, 實在很難摸透他們的想法. 也許下課還帶著笑臉跟你說明天見, 下一秒馬上打電話給公司說要換老師. 所以即使試教的情況不錯, 我只能把當作個人滿意度的提升, 到底有沒有這份工作機會,  還是得等公司確認. 面對"奧學生"(奧客的同義詞), 我的態度就像面對選擇人生伴侶一樣(哇~有這麼認真嗎..), 因為學生今天並不是被強迫來上中文課, 所以如果學習態度很糟糕的, 我不認為老師有義務要讓他"改邪歸正",畢竟老師不是酒家女也不是在做業績 .

所以昨天面對被公司稱為"奧學生"的Y先生, 我一心只想表現自己, 至於Y先生吃不吃這套, 擔心實在也於事無補.

試教完, Y先生跟我約定下次上課的時間, 由於對日本人"假面"的刻板印象是根深蒂固, 所以我並沒有戰勝奧學生的喜悅.  

今天一早, 接獲公司的e mail, 表示Y學生對昨天的試教真的很滿意, 所以正式確定下次上課的時間. 直到看到這封e mail, 我才真的確定又多了一個學生.  

多了一個學生沒多多少錢, 但肯定我的教法, 對我卻是莫大的鼓勵.  雖然外界一直在炒華語熱, 但價錢始終沒被炒上來, 讓這條路在台灣還可能是一年比一年難走, 不過趁早做多元化的規劃, 讓我對未來依舊樂觀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註一:M先生認為對他最重要的詞為--1."夠了,謝謝"(一直被敬酒時適用)  2. 請讓我回家!(please let me go)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還有應酬完如何坐計程車回家的"應用中文之計程車篇".

yann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